2009年8月26日 星期三

逛书市的收获



早在星期六那天,我们就去逛《第四届海外华文书市》了。
感觉上,这次的摊位编排,比之前一届整齐多了。像在第一展览厅,举办单位就把部分作品分为,〈最受欢迎男作家〉、〈最受欢迎女作家〉及〈最具争议作家〉的摊位,书迷也就能轻易的,找到属意作家的作品。书迷的淘书过程快了,自然会买得更尽兴。

我这次的收获不多,就如图所见的这八本:一本旅行参考书、一本思维训练书、两本励志书、两本中文原创小说、两本中文翻译小说。细细咀嚼这几本书,应该就要花上我一年的时间。没办法,我的阅书速度非常慢,快则一个月一本;慢则数个月一本。所以,买八本就对了。数量少,我还不至于忽略它们的存在。

看吧,它们已摆好各种诱人的姿势,发出阵阵要我‘一探究竟’的呼唤了…

2009年8月24日 星期一

吃伴



把玩掌下紧握的滑鼠,整理着早前所拍摄的美食照片。
稍加留意,每辑整理的照片当中,都不难发现她留下的踪迹。美食当前,我总爱打断她的食欲,来笑一个,为即将成为肚中物的美食,留下片刻纪念。

“咔嚓!咔嚓!”
美食终结前一刻,外形总是分外诱人。
当了好几年的吃伴,她很有把握,能在没有夸张的肢体动作下,将“好吃极了!”的姿势摆好。当然,我也不曾质疑她那份,求好心切的“专业”态度。出来的成品,总是让我满意。

2009年8月21日 星期五

第四届海外华文书市



让人引颈企待已久的〈海外华文书市〉终于卷土重来了!
不懂甲型流感的冲击,会不会影响爱书之人的购书雅兴呢?很快的,明天,我们就会启程到现场,尽兴享受购书的乐趣!为了安全起见,奉劝大家一定要戴上口罩,购书的当儿,也一起抵制甲型流感的蔓延!

最重要的是,大家都购书愉快!呵呵!

2009年8月18日 星期二

最美好的时光



周末,能够睡到自然醒,确实是件很幸福的事。
洗刷一番后,吃了个七分饱足感的营养早餐。靠躺在舒适的沙发椅上,细听着旋律轻快的曲子,翻阅着茶桌上堆满的报章杂志。没有紧绷的神经细胞作祟,心情还真的轻得可以,轻按下去,软绵绵的。平常压抑的负面情绪,早已抛至云霄外,十万八千里。

昏睡,总是躲在美好时光的空隙间,趁虚而入。
这时候的自己,并不需要逞强些什么的。轻放下眼前的读物,闭目养神片刻,所做的一切,就是这么的理所当然。也许你不相信,来临一星期的好心情,就始于此。

2009年8月13日 星期四

捕抓·儿时的回忆



翻开旧日的相片簿,细看着儿时的模样。
发觉,儿时发生的种种事迹,我都不太记得起来了。七岁前的记忆,似乎是空白了一大片。看着照片中黝黑的肤色,依稀记得,是个调皮的野孩子。玩伴也并不是些硬绷绷的玩具,反而是屋子后院养的众家禽。

曾经观察并惊叹着,母鸡生蛋的过程。曾经蹲在草地上细数着,随母鸭向前迈步的小鸭们。当然,也曾经亲眼目睹,公鹅们为了争夺配偶,而狼狈干架的珍贵情景。脑海里,盘旋着零落的回忆。一时间,我没法一一拼凑起来……

时光机,存在吗?
要是时光机真的存在,我还真想回到过去,看看那个稚嫩的自己,也乘机多了解七岁前的自己,重拾那些曾经流失的美好回忆。

2009年8月10日 星期一

美颜补品·燕窝



这是我们托东马的朋友,从家乡带回来的燕窝。
据说,这些带回来的燕窝,都是经纯人手处理,比较干净之余,也保留了燕窝,大部分的原味。跟一般市面上,售卖的燕窝,大不相同。就算一样,也早已被商家们,把价钱给炒高了。

接下来的几个星期,就让它们为我们好好服务吧!呵呵!

2009年8月7日 星期五

催眠师



今晚的月色特别迷人。
很大,大得让人不得不被其吸引;很亮,亮得让人不得不为之着迷。它的独特魅力,像撒下无形的魔法,仿佛,被其迷惑、被其侵蚀,就是那么的理所当然,毫无反抗之意。

“月亮的脸偷偷的在改变,月亮的脸偷偷的在改变…”

不知从何时开始,这首歌竟来得这么应景。望向眼前明月的当儿,我早已投入歌曲的意境中。沉重眼皮,敌不过脑细胞传来的睡意。原来它是催眠师的化身!我来不及反应,已被它征服了…

2009年8月4日 星期二

捐血·性别比例统计

在报章上看到这么一则报道:女性属于捐血较少的族群。
就以我个人所见所闻,我是不太赞同这说法。过去,我所参与的捐血活动,所见的女性跟男性比例,是七对三。每次,亦是如此。想想,又或许没错,这是国际性的总统计吧。我的区域性狭窄看法,也许还不够全面、贴切。

身边的男同事,大多都没有主动捐血的意愿。
少数是捐血的基本条件不符合,多数是怕见血、怕被针筒扎入肉的刺痛感。光是想象,就已让他们鸡皮疙瘩……还要他们行动?恐怕比登天还要难!

其实,捐血也没有想象中可怕。真的。
你的身边,又有多少个愿意捐血的男性友人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