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4月27日 星期五

我爱星期五



终于,来到四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五。是不是凡打工一族的,都特别喜爱星期五的到来?
最难得是休息两天后,再工作一天,就是久违的劳动节。这次,没有特地在星期一请假一天,主要是要储假跟家人去游玩。当然当中也因星期一出粮的关系,薪水还是早些躺在我的钱包里会比较舒服点。

这个周末,跟一班好友老早就计划好,趁机放松绷紧神经,好好去放纵一下心情。说着说着,手心也开始不听话冒起汗来了。那份内心难掩的兴奋之情,就算不加以说明,你们应该都懂吧?

2012年4月23日 星期一

李永业 《医院,我的乌托邦》



李永业的这本《医院,我的乌托邦》应该早于去年就买下。老婆一早就翻阅完毕,还一再而在的推荐我一定要腾出时间阅读。奈何自己也堆积了一大堆书籍的关系,也就久久都没付诸行动翻阅的。

那天看见友人极力推荐的帖子,才想起这本静躺在书架上多时的推荐书。趁着周末休息之际,就从书架上抽起,坐在摇椅上专心阅读。甫看了序而已,不得了…理性早已止不住泪腺,热泪盈眶。

书里最吸引我的莫过于捐赠器官这个议题。关于捐血这回事,我是极力参与及大力提倡的。反而是来到捐赠器官这一环,自己迟迟未能作出明确的决定。希望这之后的不久,我能跨越内心那犹豫不决的关卡,把自己身体有用的部分,延续到正在努力求存的人身上,能去感受世界美好的另一面。

2012年4月17日 星期二

一日之计在于晨



一天里美好的开始,莫过于享用一份丰富均衡的西式早餐,另添一杯香浓咖啡。
我对那些不用赶着上班的日子,是充满期待的。总会在之前一天把闹钟给调校好,好把自己那早晨的美好时段,都专注到享用早餐这件事上。侍应捧上咖啡的当儿,看着心形的图腾,整个人已豁然开朗。

老婆总会如此悠然轻松诉说着一些,属于她,而急欲跟我一起分享的生活琐碎。
要说把一天里的所谓黄金时段,花在分享各自的生活点滴上,亦属是俩未来人生方向的调整吧。试着把一些不确定的人生拼图,以多个不同角度对比拼凑着,让彼此内心的混浊不安,日益变清晰明朗化。

2012年4月12日 星期四

En Ginza Café · Mille Feuille



距离早前,已有好长一段时间,没带着老婆到城中到处乱窜,寻觅好吃甜点了。
这次适逢遇上元首登基,四月里难得的公共假期,就牵着老婆往Pavilion出发,也算是在无心插秧柳成荫的情况下,品尝到这种叫Mille Feuille的法国蛋糕。而中文方面,更广被外间称之为“千层酥”。

千层酥,顾名思义是由千层香脆酥皮,夹两层奶油内陷制成。外形看似简单的“千层酥”,原来属其精髓的酥皮,制作是极为复杂,可说是费神亦费时。当中复杂程度,跟制作Mille Crepe是极为相似的。

这次,也算是在毫无期待的情况下,尝得“千层酥”所带来的惊喜。香脆的酥皮配上奶油内陷,那种融在口里的满足感,是多么的妙不可言。为这次的惊喜给好好记录下来,也一拼介绍给大家一块品尝。

2012年4月9日 星期一

闭上眼睛的美好



之前一次修剪头上三千发丝,是两个月前的事。现在,已经长得一塌糊涂。
认识我的友人都清楚知道,我的头发要是过长了,就如同顶着一头假发到处乱晃的。况且要这样一直顶着厚重的发丝,会直接影响我脑袋丫的运作,想东西也会比平时慢半拍多,较难能反应过来。

坐在镜子前,通常都会把架在鼻梁上的眼镜给拿下。因自身有近视的关系,眼前自然会是模糊一大片的,要伸出手翻看抽屉里杂志,更是痴人说梦。就惟有把双手安分放在大腿上,当个听话小孩。

而当中最常做的动作,或许就是这样把眼睛给闭上,欣赏理发店播放的八九十年代西洋流行歌曲。而伴随耳际间的,正是理发师快速来回修剪的唽唰声。也不懂是不是一早就说好的,剪刀那似有节奏的挥落声,竟跟播出的西洋曲子,配合得天衣无缝。不消几首曲子的时间,我就顶着满意短发离开 :)

2012年4月3日 星期二

停格这一秒



如往年般,特别向公司请了一天假,载着爸妈回到Slim River去扫墓。却也没料到,这快要出发前的一大清早,老天爷就这样毫不客气的下起倾盆大雨来。六点多的早上是还见不到晨光的,加上豪雨不停拍打在车子大镜上,完全扰混了前方视野,根本就无法好好辨清前行的路线。

尽管前路是多么的模糊难辨,爸还是很谨慎的帮忙看路,叮咛着小心慢驶的。就父子间那种长话短说的沟通方式…你们是懂的吧。慢慢的,我松开些了油门,双眼紧盯着前方探索,绝无半点怠慢的意思。这种窝心的提醒,对我是挺管用的。那种莫名感动,正酝酿蔓延开…哪怕是一秒,也已是天长地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