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2月26日 星期三

圣诞过后



世界未末日,我们还能这样大口大口地呼吸着。虽说大家早已有共识这根本是无稽之谈,但内心还是会慌张措手不及它的不请自来。末日之说不攻自破,情不自禁轻“啊”了一声,实是难掩内心的愉悦。

把荒谬的末日论抛诸脑后,昨天携着老婆到城中广场逛街拍照吃饭,亦顺道庆祝重生后,该怎么放松身心灵,让日后需要进行的事,也能这样应对自如的逐一完成。多啦A梦说,明天是充满希望的!:D

2012年12月19日 星期三

礼物的事



总合上一篇的看法,大家对世界末日之说,都一致抱持着乐观应对的正面想法。我想啊,乐观的人或许就是这么样给聚集起来的吧。反正世界真要面临末日的话,要闪躲也是闪躲不来的。既来之,则安之。

十二月里头另一桩令人头疼的事,恐怕就是忙着选购礼物再交换礼物这一环了吧。
光是这样随便数数手指,就已经需要着手准备五六份礼物之多。礼物的轻重倒是其次,在意的是,平时的从旁的观察,因人而异地去为对方添购合适礼物。礼物要是到不了对的人手里,是会伤心流泪的。要是送我礼物的话,或许就简单得多了。我完全不介意你请我喝一杯接一杯的美丽拉花咖啡…等你哟 ♥

2012年12月14日 星期五

十二月的事



我的十二月,可是被满溢的喜庆佳日给占据。这样屈指一算,就计有家人间的圣诞火锅聚会,友人间的喜宴聚餐等等。而光是来到交换礼物这一环,就得要准备五六份礼物之多的。你们说,头疼不头疼啊?

有没有发现,最近天空仿如蒙了一层薄纱,阳光再怎么和煦,还是少了万里晴空该有的清新感。发现最近跟友人抑或同事的谈话间,开头闭口都会提到“世界末日”这个字眼的。反正知道彼此想要相互传达的,不外乎是要珍惜身边人的美好。那你呢,对于即将到来的世界末日,你又是抱持着怎么样的想法?

2012年12月10日 星期一

这样的夜



这样滴滴答答滴滴答答作响的夜,就算意志再怎么坚定,还是会被环绕发放睡意的氛围给打败。
难得的可是这期盼多时的周末。我放下抗意顺着它的意愿,尽可能放松着紧绷的神经,这样轻轻地坠入了渴求解脱的梦乡里头。也记不太起来梦里的故事是怎么一回事。反正不是噩梦一场,就能把那些掉落一地的能量,一一觅获。说来奇妙,那些现实中百思不解的难题,仿佛得到了该如何应对的回应。

或许真的要把睡虫给喂饱了,那些所谓的问题,自然会有答案摊摆在眼前。这样想,会不会太乐观了?

2012年12月5日 星期三

充实



早前的培训课程结束后,我并没有太多的空档喘息,反而是投入在准备接下来安排的考试。
快乐的时光确实过得特别快。一日五餐的自由自在日子,在霎那转眼回眸间,也就这样顺风觅向离我十万八千里之遥。虽说这行业以工作经验为优先,得快速解决疑难杂症的案子。若经由考试得到官方认证的话,投资在自己身上,更是锦上添花美事一桩。那种考试的忐忑心情,像是回到了过去一样。

写到这里,也说明了考试一事早已尘埃落定。“寒窗苦读”所换来的成绩,自己是挺满意的。
正要更新早前搁置一旁面子书上友人近况的当儿,老婆却忙不迭下达“指令”,要我让出手提电脑,好让她能好好研究《美图秀秀》,以把安亲班去游玩的照片给编辑好。老婆似乎是玩得不亦乐乎,表现得惊喜连连,煞是可爱啊!我也乐当那个躺坐在沙发上,看她不时大呼小叫的那个“背后的男人”—:D